博盈彩票开户

 首页 
  >  资讯中心  >  重点报道
【最美一线员工】刘德胜:接力父亲,献身水电30载
来源:水电基础局 作者:天歌、高洁 时间:2019-11-21 字体:[ ]

“工作识大体、顾大局,任劳任怨,服从组织安排,是一线工人中的党员模范代表”。支部民主生活会上,内蒙古东台子项目党支部如此评价他。

“勤勤恳恳,埋头干活,踏实认真,跟他父亲一样”。和他同年参加工作,从事抓斗操作管理的老机长,对他赞誉很高。

他就是水电基础局二公司内蒙古东台子项目部的资深工长刘德胜,入党25年来,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,默默付出,始终如一,用行动守护初心,用奉献妆点岁月,以全力以赴的投入生动诠释着一名共产党员的庄重承诺。

迎来日出,送走晚霞

内蒙古东台子水库基础处理,最主要的是大坝基础防渗墙,3年工期,轴线1360米,成墙面积10万平方米。今年是第一年,也是关键之年,不光要确保河床左岸段完工,台地段也要同时开始。

两个工段,两个班次,需要4位工长调配。其中一位工长,媳妇在食堂工作,另一位,年纪比老刘还大几岁,高血压,身体不太好,晚上需要睡眠。“听说了这情况,就去跟另一位工长老南私底下商量”,俩人一合计,主动提出上夜班。

“我跟老南都1968年的。其他俩工长一老一少,咱这多照顾照顾,应该的”。上了200多天夜班,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这种晨昏颠倒的作息。“我这身体挺好,真不算啥”。

话虽这么说,老刘曾在西藏旁多呆过两年,因为感冒落下了鼻炎。冷风一吹就打喷嚏流鼻涕。东台子地处内蒙,昼夜温差挺大,就算夏季上夜班,也得穿大衣。

老刘之所以坚持上夜班,其实还有另外一层考虑。“防渗墙这块,我跟老南经验稍微多点”,“我就想着,白天生产经理和管理人员忙活一天,怪累的。晚上我们在现场盯着,多操点心,就能让他们踏实点,少操点心。大家轮换着,进度就上去了”。

东台子水库防渗墙是国内为数不多的超百米深墙,地层复杂,流沙层易塌孔,粉细砂最厚29米,项目部上上下下都清楚,这活儿难度不小,不好干。老刘见多识广,自然也不敢掉以轻心。

说起现场施工,老刘如数家珍。“今年我们这工作完成得不错,河床左岸66个槽段,台地段38个,都干得挺顺利。”“最深孔105米,最浅接近90米,平均下来得90多米”。

流最热的汗,用最真的心

“老刘是干防渗墙时间最长的工长之一,具备应对特殊地层突发状况的能力”。项目总工程师孙超2005年参加工作,去的第一个工地是安徽钓鱼台水库,在那里认识了老刘。

四川泸定,防渗墙最深孔124米。西藏旁多,最深孔201米。“那么深的墙,老刘都干过。他是我点名叫来的。他来我就觉得放心”。多年的共同工作经历,孙超对老刘的能力很了解。

“老职工了,干活兢兢业业,认真负责。”“我俩30年前,黄壁庄水库那会儿就认识了”。只要老刘在现场,生产经理刘金全就会安心不少。多年形成的默契,工作中他们只需要三言两语,就能很快明白彼此,达成共识。这样的合作既高效,又轻松。

经验源自积累,能力则来自实打实的不断历练,并无任何捷径可走。参加工作29年来,刘德胜参与修建的防渗墙大大小小30多道,不光包括三峡水利枢纽、旁多水利枢纽、泸定水电站这样的传统水利水电工程,还去过深圳妈湾火电、广东大亚湾核电、郑州龙湖调蓄、深圳地铁,在火电、核电、水环境治理、城市轨道交通等领域积累了大量的施工经验。

他的工作足迹,也同样印证着水电基础局近些年加强战略引领,持续转型升级,不断拓宽业务领域所取得的成绩。

这些年,老刘实践着公司核心技术防渗墙修筑在不同领域的广泛应用,也见证着公司综合实力全方位的明显增强,“中国基础”品牌影响力的日益提升。

不知疲倦,翻越每一个山丘

“我父亲对我影响挺大的。”“他常说,即使干一天,我也必须把工作干好”。

刘德胜的父亲刘云,水电基础局第一批老职工,1939年生人。1958年12月,19岁的刘云加入朝阳民工支队,参与密云水库建设。这里诞生了新中国第一道槽孔型防渗墙,中国水电基础局的前身——密云水库基础处理总队也由此组建。

年轻的刘云干过砸夯,当过起重工,搬运工,1962年正式调入基础处理总队,从事物资管理工作。他管理的仓库,配件码放得整整齐齐,地面上干干净净,被誉为水电基础局的“红管家”。

“1984年,我父亲被评为全国水利电力系统劳动模范”,这是公司第一位全国水电系统的劳模。“当了劳模,他该咋样还咋样,不言不语,埋头干活,老黄牛一样”。

“有句话我一直记着,我父亲说过,‘以自己的能力,干最好的活儿’,他是这么做的,我也得这么做。”“如果要说初心的话,这就是我的初心。也是我父亲的”。

“防渗墙这块吧,咱是见得多,干得多,有点经验,以后多带带年轻人,帮助他们快点成长。这也算是咱这老家伙,能给公司做的最后的贡献吧”。

“总归要站好最后一班岗”。远处传来机械轰鸣的声响,映衬着老刘爽朗的笑,房间里生气勃勃。

“越过山丘,虽然已白了头。”歌曲《山丘》里蕴含着千帆过后的沧桑。但他知道,这一生要依然“不知疲倦地翻越,每一个山丘。”

 

 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