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盈彩票开户

 首页 
  >  资讯中心  >  重点报道
聂文俊与金沙江的不解之缘
来源:水电六局 作者:韦淑英 时间:2019-11-28 字体:[ ]

一个人、一条江、一份缘。

聂文俊的人生轨迹,如果用一个关键词来注解,那就是金沙江。从2003年参加工作起,至今,整整16年,他一直奋战在金沙江畔,将自己的青春、智慧和汗水都奉献给了金沙江,奉献给了水电事业。从普通技术员到担纲重任的施工局副局长,金沙江见证了他的成长,他也在金沙江流域的水电开发中,以一名水电建设者的赤胆忠诚和豪迈激情,践行着自己为中国水电事业奋斗终身的铮铮誓言。

缘起溪洛渡,缘续乌东德,皆因水电这份爱,皆因金沙江这份情。

他亲手炸掉了自己设计的围堰

2003年,刚到溪洛渡工地的聂文俊,接到的第一个任务,就是负责溪洛渡左岸导流洞进出口围堰的设计与施工。

能够参与国内第二大水电站——溪洛渡水电站的建设,让年仅22岁的聂文俊很是兴奋和自豪,期待着能一展身手。接到任务后,他迅速将这种激情转化为一种动力,综其所学,以最短的时间设计出围堰方案。

围堰施工正是枯水季节,聂文俊天天盯着现场,进行技术指导和服务协调。他喜欢和工人们一起劳作,体味那种难以言表的快乐。看着自己设计的围堰一点点地建起来,他心里充溢着满满的自豪感,这种自豪感甚至让他产生一种诗人的情怀:理想,随着围堰一点点垒高,而血脉,已和金沙江紧紧相连。

2007年,大江截流前,已是工区主任的聂文俊接到一个任务,炸掉围堰!虽然深知进出口围堰完成使命后的最终命运,可亲手将自己设计施工的围堰进行爆破拆除,他内心的感受仍然很复杂。

溪洛渡导流洞进出口围堰拆除,属于国家A级爆破,这里岩体破碎、地质条件复杂,工期紧、工程量巨大,其拆除难度居全国之最。而且大部分在汛期拆除,安全风险极高。面对这一艰巨的任务,聂文俊迅速调整状态,全力以赴投入到工作中。

爆破施工期间,聂文俊每天早早起床,6∶30准时到达施工现场,与各协作队伍碰头,安排一天的工作,然后穿梭于6个围堰水平孔排架之间,进行开孔、终孔、插管等工序的检查验收。高峰时,每个围堰多达30台钻机同时造孔,烟尘暴扬,下班回来,整个成了一个灰人,只能看清眼睛和嘴。开始时,由于围岩破碎,造孔过程中出现了塌孔、卡钻、串浆、冒水等一系列特殊情况,整个工作处于胶着状态,聂文俊焦灼万分,每天都是提心吊胆。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。一天晚上,钻工在打水平孔时,由于围堰外侧地形不规整,不慎与江中心打穿,突然一大股水流高压枪似的射进来,现场情形十分危急。因为多处造孔,此时的围堰如同一个没有捅破眼的多孔筛子,如果不及时堵住漏水的孔,一旦孔口扩裂,水压过大,会连带其他薄弱孔口漏水,从而撕裂整个围堰,后果不堪设想。

正在现场的聂文俊立即带领钻工冲上去,用冲击器加棉纱进行堵水。水流又急又猛,瘦弱的聂文俊差点被冲走。经过一番奋力堵塞,终于解除了风险。为了确保围堰按期拆除,他主动请教业主、监理、专家组,寻求解决的办法。经过一个多月的琢磨和试验,成孔率不断提高,达到了施工需要。

在全部验收合格具备装药条件后,他依旧没有放松,全程指导炮工装药,按照设计网络图,亲自操作。

每天,他总是最后一个离开工地,走之前将夜班工作全部安排妥当,然后远眺施工现场,发一会儿呆。有人问他是不是不放心现场啊?他只是笑笑。其实,他是和自己的围堰做着告别,心里满是不舍和不忍。

2007年9月11日,随着一声巨响,围堰成功爆破拆除。一爆冲天,爆出了一个国内新记录,也爆出了聂文俊人生的新高度。他撰写了《大型导流洞进出口围堰水下拆除爆破施工工法》被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评为国家一级工法,并获水利水电工程建设工法(省部级)。

 两个儿子

2011年7月4日,聂文俊的儿子聂宇轩出生。就在这时,他接到了调往乌东德水电站工作的指令。一星期后的7月10日,他踏上了乌东德工地的征程。这一干,就是八年,如今,儿子八岁。这种缘分,让聂文俊觉得乌东德工程是自己的另一个儿子,从最初乌东德工地什么都没有,到现在一天天的变化,导流洞过流、厂房完成、混凝土结束,首批机组即将于2020年发电,就像自己的孩子一天天长大,聂文俊心中充满了喜悦和自豪。

“我真的非常热爱乌东德工程!”聂文俊由衷地表示。2011年,他带领水电六局第一批施工人员进入乌东德,当时一无所有,他和工人们扛着几十公斤重的水管顺着山坡爬到山顶,以每立方米12元的高价从老百姓家水窖接引水,半年没洗过一次澡,他乐在其中。而他却没有为自己的亲生儿子,洗过一次尿布。

聂文俊对工地的一切了如指掌,每一个环节、每一道流程、每一处工位都刻在他心里。但是这个父亲,对自己的儿子却知之甚少,儿子读几年级哪个班、上什么课外辅导班、对哪些食物过敏,都不清楚。这个不合格的父亲,将自己的精力和深情,更多地给了自己所从事的事业,给了自己情同手足的工人。

乌东德电站地下厂房洞内地温高达35摄氏度,工人时有晕倒,聂文俊很心疼。爱琢磨的他从钻爆台车的运行中受到启发,提出喷雾台车的构思,并带领技术人员运用喷雾器的原理,将施工用水通过压力泵进行加压后,经钢管引到台车四周,安上喷雾阀门,打开阀门即喷雾,形成一道水雾幕墙,将炮烟有效地阻断在50米范围内,降低洞内温度,工人们可以在舒适的环境中劳作了。这套洞内喷雾器系统,得到监理、业主的高度赞扬,并应用推广。

每天“打鸡血”的人

1.74米的个头,116斤的体重,看起来,聂文俊多少有些瘦弱。加上白净的皮肤,总是微笑的面容,给人的印象就是白面书生。实际上,他的内在和外表极不相符,只要到了工地,他周身迸发出的强大能量让人刮目相看,同事都形容他像打了鸡血一样。

岩锚梁成型质量是乌东德地下厂房开挖施工的核心,面对陡倾小夹角层、炭膜区等不良地质条件,聂文俊提出了“一炮一总结”的质量管控理念。每段钻孔样架搭设完成后,他都亲自爬上排架对样架角度、间距进行检查,钻孔结束后逐孔检查孔深,做好记录标识,每一次的联网爆破均认真计算装药量。起爆后,他又是第一个冲到现场检查开挖质量,对每项问题组织一线工人进行分析探讨,在下一循环中进行检查落实。有一次在吊车上检查岩锚梁爆破后质量时,聂文俊新买的iPhone4S手机直接掉落到十多米以下的岩石上摔坏了,大家为他惋惜,他倒满不在乎:“没事,手机摔坏了可以再买,岩锚梁质量是关键,先检查完,让它在下面休息吧!”

主厂房岩锚梁取得了平均超挖5.6厘米、不平整3.5厘米、平均半孔率95%的成绩,施工局上下都说,副局长聂文俊功不可没。他却调侃道,我的手机立功了。

在厂房蜗壳混凝土施工中,为确保蜗壳抬动控制在设计范围内,在浇筑蜗壳阴角时,聂文俊通宵在蜗壳内部值班,与监测人员共同坚守在施工一线,后半夜监测人员疲惫困乏,聂文俊便承担起了监测工作,整整五六个小时,他全神贯注,进行蜗壳内8个千分表、5分钟一个循环地不断读取、记录,观察蜗壳抬动、位移监测成果反应。最终,蜗壳抬动、位移值均远远小于设计值。

乌东德水电站右岸进水口交面时间晚于原定工期一年半,工期极为紧张。为解决混凝土入仓难题,聂文俊大胆创新,首次使用了3台80米高、国内最先进的全旋转式梭式布料机,安装难度大,安全风险极高,安装调试完成以后,为确保能够顺利投入使用,聂文俊全程驻扎施工现场,观察运行过程中大风等天气对布料机的影响,最终成功应用于进水口。全旋转式梭式布料机最大优势就是入仓强度非常高,常规塔吊吊运混凝土每小时24立方米,布料机浇筑混凝土能达到每小时60-80立方米。最终右岸进水口首个塔体历时16个月安全顺利封顶,创造了国内新记录。

乌东德电站发电的日期逐渐临近,而聂文俊与金沙江的这份水电情缘,将随着滔滔江水源远流长。(韦淑英)
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